您好,歡迎來到法妞問答 免費注冊 登陸

首頁 免費法律咨詢 發咨詢 找律師 電話咨詢 精選文章 法律常識 法律專題

手機網站 微信咨詢 全國客服熱線:400-618-8116

免費法律咨詢 >>  精選文章 >>  經濟糾紛 >> 無合法根據占有評估遺漏資產的應當返還——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訴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企業公司制改造合同糾紛案

法妞問答律師
400-618-8116

咨詢我 我也要出現在這里>
分享
無合法根據占有評估遺漏資產的應當返還——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訴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企業公司制改造合同糾紛案
2018年11月09日 法妞問答律師


【案例信息】

    企業公司制改造合同糾紛

     (2008)余民二初字第718

判決日期20090514

審理法官 丁偉華 尉吉明 呂若明

     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

     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

原告代理人 蔣瑛(浙江澤大律師事務所)

被告代理人 朱智慧 俞玲麗(浙江金道律師事務所)

 

【爭議焦點】

當事人在企業改制時購買企業已經評估的資產,評估時企業資產存在遺漏情形,此種情況下,當事人能否占有使用企業評估遺漏的部分資產。

【裁判結果】

一審法院判決:神弓公司返還金沙合作社3 285 576.89元;返還金沙合作社利息損失,其中包含2008525日前利息損失843 736.15元,自2008526日至判決生效確定支付之日按年利率2.88%計算利息損失。

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裁判要旨】

1.企業改制時,行為人與企業簽訂資產購買協議,購買企業已評估的資產,而企業進行資產評估時遺漏了資產評估事項,該評估遺漏的資產不應屬此次交易的范圍,該部分資產仍應屬原企業所有。但因資產在企業轉制評估時遺漏,一直由行為人占有使用,且雙方對上述資產無任何協議的,行為人對資產的占有沒有法律上的合法根據,應當將其取得的不當得利返還。

2.行為人在向企業支付資產購買款時,企業方知遺漏了資產評估事項的,訴訟時效應從此時開始計算。此后,該企業曾向政府部門公開電話受理中心反映過上述漏評的有關問題的,應視為訴訟時效中斷,訴訟時效重新計算。自此時至企業提起訴訟時并未超過二年訴訟時效的,企業的起訴法院應予受理。

【法理評析】

1.資產評估是指專門的機構或專門評估人員,遵循法定或公允的標準和程序,運用科學的方法,以貨幣作為計算權益的統一尺度,對在一定時點上的資產進行評定估算的行為。原浙江浙經資產評估事務所評估人員出具的說明、神弓公司出具的說明、浙江新華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出具的審計報告及浙江浙經資產評估事務所出具的資產評估報告書中的評估材料,表明在改制評估中對金沙港葡萄園資產及杭州金港電子有限公司累計未付的利潤未曾評估,兩項折合凈資產3 285 576.89元。同時從產權界定協議的內容來看,產權界定的范圍是資產評估報告書中已評估的凈資產,金沙港葡萄園資產及杭州金港電子有限公司累計未付的利潤未曾評估,不屬產權界定的范圍,故該部分財產應歸金沙港村村民集體所有,因上述兩項資產在企業轉制評估時遺漏,一直由神弓公司占有使用,且雙方對上述資產無任何協議,故神弓公司對兩項資產的占有沒有法律上的合法根據,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九十二條的規定,神弓公司應當返還其取得的不當利益。

2.訴訟時效的中斷是指在訴訟時效期間進行中,因發生一定的法定事由,致使已經經過的時效期間統歸無效,待時效中斷的事由消除后,訴訟時效期間重新起算。根據金沙合作社的章程,金沙港村一切集體資產歸金沙合作社所有,故金沙合作社的主體適格;神弓公司于20062月為金沙合作社匯款時,金沙合作社方知資產漏評,訴訟時效應從此時開始計算,裘翔于20072月向杭州市市長公開電話受理中心反映有關問題,應視為訴訟時效中斷,訴訟時效重新計算,故本案金沙合作社提起訴訟時并未超過訴訟時效。本案審理中,法院進行了證據交換,并指定舉證期限為下一次開庭時,金沙合作社于證據交換當日提出增加訴訟的申請符合舉證期限的要求。

【適用法律】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九十二條 沒有合法根據,取得不當利益,造成他人損失的,應當將取得的不當利益返還受損失的人。

【法律文書】

民事起訴狀 民事答辯狀 律師代理意見書 民事一審判決書

【思考題和試題】

1.什么是企業改制,什么是資產評估。

2.資產評估存在遺漏對企業改制時的產權界定具有何種影響。

【裁判文書原文】 (如使用請核對裁判文書原件內容)

《民事判決書》

原告: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

法定代表人:張文虎,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特別授權):蔣瑛,浙江澤大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高振華,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特別授權):朱智慧,浙江金道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特別授權):俞玲麗,浙江金道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為與被告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企業公司制改造合同糾紛一案,于2008421日向本院起訴,本院受理后,按普通程序審理,并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893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委托代理人蔣瑛、被告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朱智慧、劍玲麗到庭參加訴訟。本院于2008106日辦理審限延長手續。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訴稱:原告于199946日因撤村建居由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社變更而成立;被告于1999626日因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改制而成立。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系杭州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社全資舉辦的集體企業,由高振華受托管理經營。1998630日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改制時,委托浙江浙經資產評估事務所(現改制為浙江浙經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對企業資產進行評估,評估時漏評資產1739982.20元,扣除所得稅差價,漏評資產凈值為人民幣1583951.19元;由高振華受托管理經營的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農業車間葡萄園未列入當年評估的凈資產為人民幣1701625.70元;上述兩項合計人民幣3285576.89元一直由被告無償非法占有使用至今。上述兩項資產屬原告所有,被告從1999626日改制后,一直占有使用上述資料,故被告應承擔非法占有使用上述資產給原告造成的利息損失。2006210日,被告按照上述兩項資產人民幣3285576.89元的40%的比例匯款人民幣1314230.77元(其中633580.48元從被告銀行帳戶匯出;680650.29元從高振華帳戶匯出)給原告,原告要求被告全額歸還漏評資產,不同意按照40%收回資產,遂于2006223日,將人民幣1314230.77元退回給被告,之后原告多次向被告要求全額歸還漏評資產未果。遂于200726日向杭州市市長公開電話請求處理,但未拿到漏評資產的相關材料。2008411日,原告從西湖街道辦事處獲得漏評資產的相關材料。原告認為,根據1998128日金經社(1998)第2號《關于金沙港村村民代表大會通過杭州金港電子有限公司改制的決議》中第5條“金港電子股份有限公司未列入19981012日的評估報告書范圍的資產都屬于金沙港村集體所有”的規定,漏評的3285576.89元資產,系被告在轉制時未列入的企業凈資產,該部分資產應屬于杭州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社(現為原告)所有,被告占有該資產,既無法律依據也無合同依據,依法應歸還給原告。故訴至法院,要求被告歸還評估漏款凈值人民幣1583951.19元及未列入當年評估的葡萄園凈資產人民幣1701625.70元,合計人民幣3285576.89元;支付評估漏款凈值人民幣1583951.19元的利息損失406758.67元(自1999626日至2008525日止),自2008526日起,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存款利率計息,至實際支付日止及未列入當年評估的葡萄園凈資產人民幣1701625.70元的利息損失436977.48元(自1999626日至2008525日止),自2008526日起,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存款利率計息,至實際支付日止。

原告向法庭提供如下證據:1、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政府西政法(1999105號文件;2、杭州市西湖區農業經濟局西農經(199911號文件,證明原告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于199946日因撤村建居由杭州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社變更而成立的事實。3、《工商企業開業登記申請書》;4、《工商企業變更登記申請書》;5、《工商企業驗照換照登記表》(登記事項變動情況);6、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承諾書;7、《企業基本情況》;證明1979429日原告全資設立杭州市西湖區西湖公社金沙港大隊電子元件廠;198092日,杭州市西湖區西湖金沙港大隊電子元件廠變更為 杭州西湖金沙港電子元件廠;1986108日杭州西湖金沙港電子元件廠變更為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1999520日,杭州西湖金沙港電子元件廠改制成立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1999626日,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成立的事實。8、原浙江浙經資產評估事務所資產評估師茅建華、毛小娟出具的《說明》;9、浙江新華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出具的浙新會審字(2004686號《關于金沙港葡萄園199011日至1998630日財務收支的審計報告》;證明1998630日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改制時,委托浙江浙經資產評估事務所(現改制為浙江浙經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對企業資產進行評估,評估時漏評資產1739982.20元,由高振華受托管理經營的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農業車間葡萄園未列入當年評估的凈資產為人民幣1701625.70元的事實。10、被告出具的計算說明;11、匯款憑證;證明被告確認金沙港葡萄園未列入當年評估的凈資產為人民幣1701625.70元;漏評資產1739982.20元,扣除所得稅差價漏評資產凈值為人民幣1583951.19元;2006210日,被告按照上述兩項資產人民幣3285576.89元的40%的比例匯款人民幣1314230.77元給原告;原告遂于2006223日將人民幣1314230.77元退回給被告的事實。12、《杭州市市長公開電話來電交辦單》,證明200726日向杭州市市長公開電話請求處理核查資產漏評事宜的事實。 13、《關于金沙港村村民代表大會通過杭州金港電子有限公司改制的決議》金經社(1998)第2號;14、《關于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資產產權界定的協議,證明根據決議第5條“金港電子股份有限公司未列入981012日的評估報告書范圍的資產都屬于金沙港村集體所有”的規定,漏評的3285576.89元資產,系被告在轉制時未列入的企業凈資產,該部分資產應屬于杭州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社(現為原告)所有的事實。152008619日的證明,證明原告董事會成員代表原告向市12345反映關于資產漏評的事實。16、注銷登記申請書,證明被告系在因改制而被注銷的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所以對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的原有債權債務有清償責任,同時證明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沒有通過清算來最終處置財產,沒有進行清算程序的事實。17、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答復及原告的營業執照,證明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同意原杭州市西湖鄉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調整為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杭州金沙股經濟合作社辦理了工商登記手續的事實。

被告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辯稱:一、原告增加訴訟請求已過舉證期限,應按其原有訴訟請求進行審理。根據我國法律規定,增加訴訟請求應在舉證期限屆滿前提出,但原告在2008530日才提出,早已過舉證期限,故對原告新增加的訴訟請求不應予以審理。 二、被告主體不當,且原告與改制合同、訟爭財產之間也不具有關聯性。本案案由為“企業公司制改造合同糾紛”,屬于合同糾紛之一。而既然屬于合同糾紛,原、被告雙方應當是簽約的合同當事人,即原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與高振華以及職工持股協會。而被告在本案涉及的改制合同中,是改制的對象或者說合同的標的,并不是簽約的合同當事人。所以,本案原告列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為被告,于法不當,要求被告承擔合同糾紛的法律責任,更是沒有法律依據。另根據原告登記注冊的文件資料,原告是20059月才注冊成立的,其成立文件中并沒有包含現訟爭資產,也沒有任何文件表明原告繼續了原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在改制合同中的權利義務或對訟爭資產的權利。所以,原告根本就無權就改制合同或訟爭資產提出任何主張。三、原告的起訴已超過訴訟時效。關于被告的產權界定以及改制合同簽訂均發生在19991月,19996月被告設立。改制合同早已履行完畢。原告在1999年就已經應當明知所謂的“評估漏款”及葡萄園凈資產”事項。在2004年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關于被告改制糾紛的審判中,原告也未就此提出任何主張。所以,原告本次起訴明顯超過了法律規定的訴訟時效,應依法駁回其訴訟請求。四、退一步講,即使暫不考慮原告的訴權與時效問題,原告的訴訟請求也于法不符,其訴狀所依據的《決議》沒有法律效力。原告主張的“評估漏款”及“葡萄園凈資產”均屬于被告的法人財產,而企業法人財產是企業對外獨立承擔民事責任的基礎,任何人包括企業股東均不得隨意侵占、抽回,原告要求歸還于法不符。原告據以主張權利的依據是《關于金沙港村村民代表大會通過杭州金港電子有限公司改制的決議》,但決議是單位內部文件,對外不具有法律效力,也不具有拘束或制約受讓人的效力。決議第5條“金港電子股份有限公司未列入981012日的評估報告書范圍的資產都屬于金沙港村集體所有”更是無效條款。五、原告主張的“評估漏款”及“葡萄園”凈資產”,實際上影響的是改制時產權轉讓的價款,而不是財產本身的所有權。原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改制是對企業“全部財產”的“三位一體”的整體改制,而非部分財產的改制,原告主張的“評估漏款”及“葡萄園凈資產”無疑是整體改制“全部財產”的一部分,其產權界定與處理應按原改制方案處理。六、被告在改制中沒有任何過錯,即使評估存在遺漏,要求被告承擔責任也是不公平的。綜上,原告提起本案訴訟在程序上和實體上均存在法律上的錯誤,被告請求法院依法審查,駁回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被告向法庭提供如下證據:

1、《關于撤村建居后原村集體經濟組織股份合作制改革的實施意見》;

2、《關于撤村建居股份經濟合作社工商登記的通知》證明原告尚未取得工商登記,不具有民事主體資格的事實。

3、《關于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資產產權界定的協議》;

4、《關于杭州西湖電子原件廠股份轉讓及分期付款的協議》,證明本案被告主體不當;原告的起訴已經超過訴訟時效;原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改制時,全部資產按杭州市西湖鄉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社、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職工集體、高振華三方442的股份比例劃分確定,且杭州市西湖鄉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的40%股份優先轉讓給高振華;原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改制時,資產界定的目的是確定股份的比例與轉讓價值,而不是直接瓜分、轉讓資產的事實。

5、(2004)杭西民二初字第957號民事判決書及(2005)杭民二終字第222號民事判決書,證明原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改制時,全部資產按杭州市西湖鄉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社、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職工集體、高振華三方按442的股份比例劃分確定,該資產界定已經得到生效法院判決確定;生效法院判決已經確認《關于金沙港村村民代表大會通過杭州金港電子有限公司改制的決議》的效力只及限于發文單位內部,對外不具有法律效力,不具有拘束和制約受讓人的效力;該判決書確認了原告成立時在其章程中明確認可了原西湖元件電子廠的改制結果,量化資產時并沒有涉及現在爭議漏評資產,就是說原告現在所提出的漏評資產在當時其成立時并沒有量化到該資產,所以原告是沒有權利主張的,且當時原告對改制結果進行確認,確認改制全部完成;證明被告提供的相關證據的,證據。

6、資產評估立項申請書及資產評估項目確認通知書;

7、資產評估報告書浙資評(199820號;證明原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的改制資產評估經過杭州市西湖鄉人民政府、杭州市西湖區公資辦的立項批準與確認,明確被評估資產的范圍和對象為全部財產,且是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杭州蔚藍海岸俱樂部和杭州金港電子有限公司三位一體的整體改制;評估中已經涉及原告所稱的1739982.20元應付利潤事項的事實。

8、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政府《關于區屬國有集體企業改制中若干問題處理的意見西政發(1999217號;

9、壞帳核銷報告,證明改制企業根據不同年限,對應收帳款予以適度核銷,但原杭州西湖電子原件廠在評估時,卻并沒有進行核銷,最終導致有820余萬元的應收帳款成為壞帳,無法收回,被告曾向政府機構予以報告要求核銷,但沒有得到回應的事實。

10、關于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轉制情況的說明(在西湖區法院中是由原告提供給法院的);

11、承包合同;

12、關于國有小企業改制為股份合作社若干意見的通知;

13、關于試行經營者期權激勵辦法的通知;證明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改制程序規范、產權界定合理、獎勵符合政策且有依據的事實。

14、金沙港股份經濟合作社章程;

15、關于金沙港股份合作社章程是對村辦企業轉制追認的說明;證明西湖金沙港股份經濟合作社成立當時已經對改制結果予以確認,現訟爭的資產與其無關,無權就該部分資產提出請求的事實(在西湖法院和中級法院已經得到確認)。

16、原告工商登記檔案,證明原告于20059月注冊成立,其組成資產范圍并不包括現訴爭資產,也無任何證據說明其有權主張現訴爭資產的事實。

經審理,對雙方當事人提供的證據,本院作如下認證:

對原告提供證據:證據1至證據7及證據12至證據17,被告對其真實性沒有異議,但對待證事實有異議。本院認為,上述證據與本案有關聯,可作證據使用。證據8至證據11,被告對證據形式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但對證據的效力有異議,認為證據8系證人證言,證人未出庭,其余證據是因調解過程中形成,沒有證明力。本院認為,原、被告雙方未曾達成調解,故不存在證據9至證據11之說法,證據8有證據911相印證,上述證據相互印證,被告的異議不能成立,本院予以確認。

對被告提供的證據:證據1、證據2,原告有異議,認為其已辦理工商登記手續。本院認為,原告的異議,本院不予確認。證據9,原告對其真實性有異議,認為該報告系被告單方提交,而體改辦沒有回復。本院認為,原告的異議成立,不予確認。對被告提供的其余證據,原告對其真實性沒有異議,但對待證事實有異議。本院認為,上述證據與本案有關聯,可作證據使用。

依據上述有效證據及雙方當事人的陳述,本院查明事實如下:

1998710日,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根據杭州市西湖鄉人民政府西鄉政(1998)第5號文件精神實施企業轉制,經其主管部門杭州市西湖鄉人民政府和杭州市西湖區公有資產管理委員會同意向浙江浙經資產評估事務所申請資產評估。同年1012日浙江浙經資產評估事務所作出浙資評(1998)第20號資產評估報告書,該報告書載明: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于19798月成立,系西湖鄉金沙港村組建的村辦企業,于1992年與外商合資成立杭州金港電子有限公司,評估范圍為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的資產(包括已接受的杭州蔚藍海岸俱樂部),評估價值為15244848.93元。該報告書經杭州市西湖區公有資產管理委員會蓋章確認。1998128日,杭州市西湖鄉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社作出金經社(1998)第2號即“關于金沙港村村民代表大會通過杭州金港電子有限公司改制的決議”,該決議載明:以到會村民代表一致通過為由,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杭州蔚藍海岸俱樂部、杭州金港電子有限公司三位一體改組成杭州金港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以浙江浙經資產評估事務所于1998128日的評估報告書評估的企業凈資產為依據,企業凈資產為15244848.93元; 杭州市西湖鄉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社擁有40%的股份,計人民幣6097940元,高振華有優先購買權,企業凈資產的40%計人民幣6097940元,為全體職工共有資產,由于廠長高振華對企業有突出貢獻, 杭州市西湖鄉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社獎勵高振華20%股份,計人民幣3048967.70元,享有對該股份的所有權; 杭州金港電子股份有限公司未列入1998128日的評估報告書范圍的資產都屬于金沙港村集體所有。199914日,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高振華及杭州市西湖鄉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社簽訂“關于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資產產權界定的協議”,該協議載明:根據浙資評(1998)第20號資產評估報告書,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凈資產為15244848.93元,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職工集體擁有6000000元的資產所有權,根據上級文件精神,經村三套班子和村民代表大會討論,決定獎勵高振華3000000元,杭州市西湖鄉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社擁有的6244848.93元,轉讓給高振華;該協議經杭州市西湖區公有資產管理委員會確認后,待新組建的公司成立之日生效。嗣后,該協議經杭州市西湖區公有資產管理委員會蓋章確認。同年114日,杭州市西湖鄉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社與高振華簽訂“關于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股份轉讓及分期付款的協議書”,該協議書載明:杭州市西湖鄉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社把其擁有的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資產6244848.93元,以人民幣6000000元轉讓給高振華,高振華于20026月前分期付清。嗣后,高振華依約履行付款義務。199958日,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向杭州市西湖區經濟體制辦公室申請建為股份合作制企業,同年621日,杭州市西湖區經濟體制辦公室同意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改制為有限責任公司。嗣后,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以企業轉制為由在工商部門辦理了企業注銷登記手續,同年626日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登記成立。

另查明:199946日,杭州市西湖鄉金沙港村經濟合作社因撤村建居變更為杭州市西湖鄉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選舉了第一屆社員代表,并第一屆社員代表代表大會通過了杭州市西湖鄉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的章程,該章程中載明金沙港村一切集體資產屬杭州市西湖鄉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所有。因工商登記的需要,西湖街道向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請示,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答復,該答復載明:名勝區同意確認西湖區農村經濟局《關于金沙、新玉泉股份經濟合作社的批復》(西農經[1999]11號)文件繼續有效,組織名稱由原杭州市西湖鄉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調整為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于2005930日辦理了工商登記手續。2004326日,原浙江浙經資產評估事務所評估人員茅建華、毛小娟出具說明,該說明載明:杭州金港電子有限公司的1739982.20元未付利潤,因缺少調賬依據,故在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評估報告中暫未作掛帳處理,希望報告使用者注意該事項對評估結果的影響。浙江新華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受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的委托對金沙港葡萄園199011日至1998630日財務收支情況進行了審計,浙江新華資產評估有限公司于2004331日作出浙新會審字[2004]686號審計報告,該報告載明金沙港葡萄園的凈資產為2465015.86元。嗣后,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出具說明:金沙港葡萄園實際凈資產為1701625.73元,1998630日評估錯誤, 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應調整凈資產為1583951.19元,應付金沙港村40%,計款1314230.77元。2006210日, 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和高振華將1314230.77元匯款給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 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認為應該全額支付,于2006222日將1314230.77元退回給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200726日,裘翔代表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向杭州市市長公開電話受理中心反映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改制時,資產漏評的有關問題。本案所涉及的財產一直由被告占有。

本院認為,根據原浙江浙經資產評估事務所評估人員茅建華、毛小娟出具的說明、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出具的說明、浙新會審字[2004]686號審計報告及浙資評(1998)第20號資產評估報告書中評估材料,在改制評估中對金沙港葡萄園資產及杭州金港電子有限公司累計未付的利潤未曾評估,兩項折合凈資產3285576.89元。從“關于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資產產權界定的協議”的內容來看,資產產權界定的范圍是浙資評(1998)第20號資產評估報告書中已評估的凈資產,金沙港葡萄園資產及杭州金港電子有限公司累計未付的利潤未曾評估,不屬資產產權界定的范圍;而杭州西湖電子元件廠已注銷,該部分財產應屬原投資人所有,即金沙港村村民集體所有。根據杭州市西湖鄉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的章程,金沙港村一切集體資產屬杭州市西湖鄉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所有;原告系從杭州市西湖鄉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變更而來,故原告的主體適格。在轉制時金沙港葡萄園資產及杭州金港電子有限公司累計未付的利潤未曾評估,原告不知道具體的資產漏評情況,被告于2006210日給原告匯款時,原告才知漏評情況,訴訟時效應從此時開始計算;裘翔于200726日代表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向杭州市市長公開電話受理中心反映改制時資產漏評的有關問題,應視為訴訟時效中斷,訴訟時效重新計算,故原告的起訴未超過訴訟時效。被告主張原告在2008530日提出增加訴訟的請求,系在舉證屆滿后提出,法院對增加訴訟的請求不應審理。本院認為,在在審理過程中,本院就本案于2008530日召集雙方進行證據交換,并本院指定舉證期限到下一次開庭時,原告于當日提出增加了訴訟的申請,故原告的請求系在舉證期限內提出,故本院對被告主張不予采納。綜上,被告占有原告的資產沒有法律依據,其應返還資產及支付由此產生的利息損失,原告的訴訟請求,正當、合法,本院予以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九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返還原告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人民幣3285576.89元,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支付。

二、被告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返還原告杭州金沙股份經濟合作社利息損失(截止2008525日利息損失為843736.15元,自2008526日起,按年利率2.88%計算,至判決生效確定支付之日止),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付清。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費39834.50元,由被告杭州神弓電子實業有限公司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及副本共二份,上訴于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預交上訴案件受理費39834.50元。對財產案件提起上訴的,案件受理費按照不服一審判決部分的上訴請求預交。上訴期滿后7日內仍未交納的,按自撤回上訴處理(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戶銀行:工商銀行湖濱分理處,帳號:1202024409008802968,戶名: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友情提示:律師在線咨詢免費回復,可直接與專業律師咨詢相關法律問題

免責聲明
本站部分轉載文章,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僅供學習參考之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
15萬在線律師快速解決法律問題

法妞問答 律師法妞問答-3分鐘100%解決你的法律問題

微信掃描二維碼 向我提問

閱讀數 1142

25

問題還沒有解決?快速找專業律師來幫您!無須注冊,30秒快速發布,3分鐘100%專業律師解答!

客服熱線:400-618-8116

微信掃一掃「法妞問答」立即開啟語音咨詢

濟南暖云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0-2017 faniuwen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6004136號-2

地址:濟南市歷下區漿水泉西路98號山東財經大學大學生創業園

11选5任一在线计划